分類
未分類

好文分享|疫情爆發,上班開會都要靠視訊!這家華裔創辦的視訊會議公司,今年第一季營收暴增 191%

好文分享|疫情爆發,上班開會都要靠視訊!這家華裔創辦的視訊會議公司,今年第一季營收暴增 191%

三級警戒,大家都開始分流上班甚至完全在家工作,視訊會議軟體變成每天都在用的工具。視訊會議在 20 多年前就開始興起,而隨著網路速度越來越快,它為很多上班族打破了國境與辦公室的限制,讓他們可以當起「數位遊牧民族」。視訊會議軟體 Zoom 的創辦人袁征也是一位不喜歡被場域限制的人。而 Zoom 可以說是疫情中受惠最大的公司之一。它這個月公佈了第一季財報,營收竟比去年同期增長了 191%!

創新點:如果傳統智慧行得通,那麼每個人都會非常成功!

袁征 (Eric Yuan) 1970 年出生於中國山東的泰安市,父親是一位父親是礦業工程師。袁征大學畢業於山東科技大學應用數學系,他還擁有中國礦業大學工程碩士和美國史丹福大學MBA學位。

1987年,袁征在念大學時和女友(現在的太太)分隔兩地。他們每年只能見面兩次,而每次見面袁征都要坐 10 小時的火車才能到女友所在的地方。袁征非常討厭這個過程,於是,他常希望有一個裝置能夠讓他一啟動,就能見到女友,讓他們能面對面一樣的聊天。

1994 年,剛進入職場的袁征得到了出差日本的機會。在那裡,他聽到了微軟創辦人蓋茲 (Bill Gates) 有關「網路未來」的演講。袁征當下就將當年的願望,和蓋茲所說的網路結合!因此,他下定決心要到美國去工作。

1997 年,袁征到了美國,加入了當時著名的視訊會議軟體公司 WebEx 擔任工程師,也成為它早期員工之一。2007 年 WebEx 被思科 (Cisco) 以32億美元收購,而袁征就到思科出任工程副總裁,負責企業協作軟件的開發。

4 年後,袁征放棄了「6位數美元」的薪資,離開思科自行創辦了 Zoom。今天,Zoom 擁有1700名員工,2018年營收高達3.3億美元。另外,Zoom 也在 2019 年 4 月 18 日在美國納斯達克 (Nasdaq) 掛牌上市,首日股價還狂漲了72%!疫情期間,在家工作的人更倚重視訊會議來進行溝通,這讓 Zoom 今年第一季的營收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了 191%,共有 9.56 億美元(約新台幣264億)!而它連續三季的增長竟然超過 350%,可是疫情下最大的受惠者之一。

(同場加映:袁征離開的思科,也有著獨特的創業故事。請看:如果你看得比老闆遠,那就趕快跳出來自己做!她無法說服老闆把握商機,自己跳出來做出市值 2190 億美金!

圖 / 袁征帶領 Zoom 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圖片擷取:CNBC)

袁征能夠如此成功,根據他的分享可以歸納成以下 3 大原因:

1. 不管挑戰多艱鉅,都不能輕易認輸。

2. 永遠將使用你「服務」的人放在第一位。

3. 不相信傳統智慧,用獨特的方法建立團隊。

1. 不管挑戰多艱鉅,都不能輕易認輸

袁征能夠如此成功,其中最大的原因是他不管面對多少的質疑,都不認輸。

1995年,當袁征決定要到美國找工作後,他就開始申請簽證。在他的申請被拒絕後,他立刻再次遞交申請。想不到第二次的申請還是被拒絕。一般人到這裡或許就會打消這個念頭,但是袁征心想:「我會一直嘗試,直到他們告訴我不要再來這裡為止!」

但袁征申請簽證的路,的確比一般人漫長。他前後共被拒絕了 8 次,一直到了第 9 次申請,才總算成功。光是為了取得美國簽證,他就花費了一年半的時間。

當 27 歲的袁征在 1997 年去到美國時,他的英文還沒有很流利(一直到今天,袁征還是會對人說,他的英文很爛)。但是,他並沒有讓這個障礙阻止他。他甚至沒有報名任何語言學習,而是選擇向公司裡其他同事學習。袁征相信,就算英文不好,他也能憑著寫得一手好程式,在公司盡展所長。

事實證明袁征對的,英文不好並沒有限制他的發展。當思科在 2007 年收購 WebEx 時,他已經貴為工程副總裁了!

(同場加映:這位和袁征一樣英文不好的巴基斯坦移民,也成功在美國創業!請看:他也是從「小確幸」開始做起!這位巴基斯坦移民的花店經過兩次商業模式的改變,成為營收6億美金的大事業

在 Zoom 的草創期間,袁征為了籌備資金曾經多次拜訪不同的創投基金。其中一家的負責人和袁征一起詳細的分析了市場上的對手,例如:微軟的 Skype,Google 的 Hangouts,袁征前公司思科的 WebEx 等。最後,這位負責人的結論就是,袁征不可能會成功的!

圖 / 袁征(圖片擷取:Thrive Global)

袁征在會議後感到非常不滿,他決定要證明給這些人看,他是可以做到的。於是,回到辦公室後,袁征馬上將他電腦的螢幕保護程式改成「YOU ARE WRONG」(你是錯的)三個字來激勵自己。而他在之後一段很長的時間內,沒有改變過螢幕保護程式。

這股不認輸的心態,讓 Zoom 的產品在 2013 年正式上市後短短的 5 個月內就擁有了 3500 家企業客戶。而且,這數字在兩年後還快速的成長到 65000 家企業用戶以及 4000 萬名個人用戶。

2. 永遠將使用你「服務」的人放在第一位

Zoom 能快速成長,除了因為袁征不認輸的性格,他凡事都將客戶擺在第一位也是重要的因素之一。

袁征在思科工作的時候,就常接到客戶的抱怨,說他們家的產品 (WebEx) 不夠好用,功能不夠多。而且,還無法支援當時正開始普及的行動裝置。

袁征研究了一下市場上類似的產品,發現當時主要的產品都有不相容的狀況。例如,Hangouts 和 Skype 比較適合行動裝置、WebEx 和 GoToMeeting 則適合電腦或筆電使用、而思科和 Polycom 的硬體只支援傳統電話線,所以只適合在會議室中使用。因此,當參與會議的人都用不同的設備時,整合就變成「不可能的任務」!

袁征發現這樣對客戶不好,於是就和思科的長官討論,要改善這個問題。但是,思科當時只想要切入社群媒體的市場,因此,沒有答應袁征的請求。這也是驅使袁征在 2011 年 6 月決定自己創業的主要原因。

圖/在 Mac 上執行 Zoom(圖片擷取:VC System)

在 Zoom 成立後,袁征依然將客戶放在第一位。每當有客戶取消訂閱 Zoom 的服務時,袁征都會親自發 Email 給那位客戶,嘗試了解取消訂閱的原因。有一位客戶在收到 Email 後,不相信一家公司的執行長會自己跳下來做客戶服務。於是,他馬上回信指控 Zoom 假借袁征的名義發出自動產生的罐頭 Email,是家不誠實的公司。

袁征收到信後,立即回信告訴該名客戶 Email 不是自動產生的,但對方還是不相信。因此,袁征只好邀請對方立即參與 Zoom 的視訊會議,以證明 Email 的確是袁征本人發出的。雖然這場視訊會議沒有成真,但是,該名客戶也不再懷疑 Zoom 了。

一直到今天,袁征有時依然會親自提供客戶服務,透過 Email 了解客戶決定離開 Zoom 的原因。不少客戶在收到袁征的 Email 後,都願意再給 Zoom 一次機會,有些客戶甚至變成了 Zoom 的死忠支持者!

這種重視客戶的態度,讓 Zoom 在 2019 年掛牌上市之前,就已經開始獲利。這在科技界的獨角獸中,是極少見的。

3. 不相信傳統智慧,用獨特的方法建立團隊

在重視客戶的同時,袁征對建立自己的團隊有很獨特的看法。他認為,如果傳統智慧行得通,那麼每個人都會非常成功。因此,他在建立自己的團隊時,不會選擇那些有豐富經驗、一般大公司都喜歡的典型領導者。

比起過往的經驗,袁征在找尋新員工的時候會專注在有熱情、積極進取、渴望學習、願意和團隊一起成長、並能帶來嶄新看法的人才。他覺得當團隊成員有太豐富的經驗,就會過度依賴以往的成功來下判斷。

另外,袁征非常鼓勵團隊成員不停的學習,員工為自己或家人購買的任何書籍,包括童書都能夠全數報銷。

除了在僱用員工的準則和一般新創不一樣,Zoom 在解僱員工時,也有不同的作法。一般的新創公司很講求效率,因此會在發現員工不適任時就馬上解僱。但是,袁征認為這樣會破壞團隊內的互信基礎與成員們的安全感。

圖/2017 年的 Zoom 團隊(圖片擷取:Fresh Works)

袁征視團隊成員為家庭的一份子,所以他不會因為短期的績效不好就解僱該名員工。因為這樣做,會讓表現好的員工擔心,他們有一天也會面對同樣的命運。這將導致員工無法全心全意的為公司打拼。

但是,如果某位員工品格有問題,或是牽涉到歧視與騷擾,袁征會毫不猶豫的馬上將他解僱。

正因為袁征對團隊非常用心,他也得到員工的愛戴。根據美國就業網站Glassdoor在 2018 年6月公布的排行榜,袁征是美國最受歡迎的執行長。他的員工支持率高達99%。相較之下,臉書執行長馬克祖克伯名列第16、蘋果執行長庫克排第96名。

(同場加映:這兩家科技巨頭也和袁征一樣,用獨特的方式打造團隊。請看:吃尾牙就能提升員工士氣嗎?Google和Airbnb不吃尾牙,但靠「大數據」凝聚團隊向心力

圖/袁征在全球用戶大會上介紹 Zoom(圖片擷取:No Jitter)

帶領一家年收入 3.31 億美元的公司是非常忙碌的工作,但是,袁征並沒有因此而忽略了家庭。他的大兒子是學校籃球隊的代表,而袁征幾乎沒有錯過他任何一場比賽,甚至練習賽。

袁征認為,這要歸功於 Zoom 的強大功能,讓他不需要像一般執行長一樣整天出差。而且,袁征還常常藉著這些會議,向其他人展示 Zoom 的新功能。例如一次他在會議中就 Zoom 的虛擬背景,讓與會者以為他在辦公室內。會議後他撤掉背景,他們才發現原來袁征正在籃球場陪他兒子練球!

袁征當年為了與女友常見面,才投入了視訊會議的行業。而今天,他卻因為這樣的工具,能夠花更多的時間陪伴孩子成長。或許,這才是他創業的初衷吧!

(本文的最初版本刊登於2020年3月11日,原標題為《遠距離的愛情,是他創業的靈感!這位華裔創業家,用 3 招打造出年收入3.31億美元的視訊會議公司》。)

分類
未分類

好文分享|咖啡除了「提神」還可以當公車燃料?這位創業家將回收的「咖啡渣」變成「咖啡木材」,成功募集到 700 萬美元的資金

好文分享|咖啡除了「提神」還可以當公車燃料?這位創業家將回收的「咖啡渣」變成「咖啡木材」,成功募集到 700 萬美元的資金

咖啡渣有什麼用?很多咖啡廳都會讓客戶免費帶走用過的咖啡渣。它們除了除臭,還可以增香、驅蟲、甚至能當堆肥!來自英國的大學生 Arthur Kay 想要為咖啡渣找到更多的用途,於是將它們回收後轉化為生物燃料,讓咖啡不但能夠「提神」,還能夠「暖身」。

很多人每天早上都需要喝了一口咖啡,才算是真正醒過來。根據國際咖啡組織(ICO)統計,台灣人一年喝掉約 28.5 億杯咖啡。而根據 2011 年的統計,全世界一天就要喝掉 20 億杯咖啡。這些咖啡的副產品則是約 600 萬噸的咖啡渣!這些咖啡渣如果能夠被「再利用」,不但能夠為環保盡一分力,而且還是一個極大的商機!這就是 Arthur Kay 和他創辦的 Bio-Bean 在追尋的事。

創新點:用咖啡渣做成的木材,不但能燒更久,還能提供更多「能量」

本文 4 大重點:

1. 喝咖啡時意識到咖啡渣是很大的環保問題。

2. 咖啡渣當材燒,能夠燒得更久更熱。

3. 開擴工廠的需求,創造更大的「量」與「影響」。

4. 將咖啡渣變成原物料,供應給有需要的新創公司。

1. 喝咖啡時意識到咖啡渣是很大的環保問題

Arthur 的大學是在倫敦大學學院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就讀建築系。一天,當他在喝咖啡時,忽然想到每天都在喝咖啡,那咖啡渣會被如何處理?在深入了解後,Arthur 發現在英國每年都有數十萬噸的咖啡渣被送到垃圾掩埋場。而這些咖啡渣在被分解的過程中又會產生大量溫室氣體,加劇全球暖化。於是,Arthur 就開始思考如何再利用這些咖啡渣,讓喝咖啡可以變得更環保。

(同場加映:Arthur 想要透過回收咖啡渣來促進環保,這位創辦人靠設計實用的咖啡杯以減少紙杯的使用!請看:咖啡師和消費者都愛的隨身杯,讓咖啡變得更「綠」!這位女創業家靠著「咖啡專用隨身杯」,建立年收入 500 萬美元的公司

由於咖啡本身有很多油脂,Arthur 覺得它可以用來當燃料。再加上英國還有些家庭在冬天時會用燒木材取暖(那些家中還有壁爐的),因此 Arthur 決定這是可以嘗試的。而且,他也留意到咖啡渣在使用過後因為還很潮濕,所以咖啡廳都會將它們另外集中處理。這讓收集這些咖啡渣變得相對簡單。

雖然如此,Arthur 知道他想做的事不管是技術、涉及的供應鏈、商業模式、甚至他身為創辦人都是未經驗證的。因此,想要有機會成功他需要找到最頂尖的人才一起工作。他招募了一支由所需要人才組成的團隊,其中包括英國少數擁有「顆粒燃料」(從生物質壓縮製成的供暖燃料)博士學位的人,以及油脂萃取專家!

因為 Arthur 將「咖啡渣」變成「燃料」的構思夠創新,也正好搭上了「環保」這個近來備受重視的議題。因此,他在找尋人才和資金方面都相對的容易。Bio-Bean 在 2013 年成立,在兩年內 Arthur 就已經募得了超過 200 萬英鎊(約新台幣 7,744 萬)的資金,以供他的 20 人的新創團隊研發他們的產品。

2. 咖啡渣當材燒,能夠燒得更久更熱

由於 Arthur 最初的想法是要用咖啡渣來取代木材供一般家庭取暖,所以他們研發的第一個產品就被命名為「Coffee Logs」(咖啡木塊)。

首先,Arthur 和速溶咖啡廠、連鎖咖啡廳合作,將它們用過的咖啡渣回收並運送到Bio-Bean 位於劍橋郡佔地 20,000平方公尺的工廠。在這全世界第一間每年能處理 50,000 噸咖啡渣的「咖啡回收廠」裡,含有 60% 水份的咖啡渣被烘乾與清潔,然後再和木屑混合並壓緊,最後再將蠟塗在表層,做成「碳中性」的生物燃料。

每一塊 Coffee Logs 大約是一瓶汽水罐的大小,是由 25 杯咖啡的咖啡渣所組成的,一包有 16 塊共重 8 公斤。目前,一包 Coffee Logs 售價是 6.99 鎊(約新台幣 270 元),在英國各大超市都有出售。

根據 Bio-Bean 的研究, 燃燒 Coffee Logs 比一般木材能提供 20% 更多的熱能,以及燒的時間。雖然 Coffee Logs 在燃燒過程中仍會產生溫室氣體,但由於它是由廢棄的咖啡渣製做而成,因此就不用砍伐其他樹木來燃燒。Bio-Bean 估計,這比將咖啡渣丟棄在掩埋場減少約 80% 的溫室氣體排放。

(同場加映:Bio-Bean 回收咖啡渣以減少溫室氣體,這家公司直接回收「溫室氣體」!請看:「污染」只是沒有被善用的資源!這家廢氣回收公司用創新技術,將溫室效應的元兇變成我們常見的商品

但由於 Coffee Logs 是在冬天才會有需求,因此,Arthur 需要開發新的產品以確保 Bio-Bean 在其他季節也能夠有收入。

3. 開擴工廠的需求,創造更大的「量」與「影響」

Arthur 在研發新產品是發現很多工廠因為環保原因開始改用生物質鍋爐。於是,他靈機一動,就想到將 Coffee Logs 稍做變化,開始生產讓這些鍋爐使用的顆粒燃料:Coffee Pellets。

由於 Coffee Pellets 主要目標是工廠,而且使用量比 Coffee Logs 大很多。這不但帶來更大的市場,也對環境有更大的正面影響。Coffee Pellets 能夠讓工廠擺脫燃燒化石燃料,減緩對全球暖化的影響。也能夠讓已經轉用生物質鍋爐工廠能夠減少對木材的依賴,並使用更環保的顆粒燃料。

和 Coffee Logs 一樣,Coffee Pellets 相比起其他的木材顆粒燃料產生更多的能量。它的低水份含量、高密度、高熔點的特性,讓它能夠燒更久。因此,對工廠來說它不但環保,而且也更省錢。畢竟,同樣的量就能產生出更多能量、燒更久,就代表工廠需要的量比較少,就可以節省運送和儲藏的成本。

除了顆粒燃料, Arthur 在 2017 年也和倫敦公車合作進行了一個實驗計畫。Bio-Bean 提供 6,000 公升由咖啡渣萃取的油,讓一台公車可以使用這些油行駛一年。 最特別的是,這台公車是使用一般的柴油引擎。因為 Bio-Bean 在萃取「咖啡油」的過程中,會混入其他燃料,最後生產出符合「B20」生物柴油(用未加工過的或者使用過的植物油以及動物脂肪生產出來的環保的生質燃料)規格的燃料。

雖然這個實驗計畫受到當時倫敦市長,現在的英國首相強森的重視。但在完成了一年的計畫後,Arthur  就判斷這在商業上並不可行,而將它終止。

4. 將咖啡渣變成原物料,供應給有需要的新創公司

今天,Bio-Bean 募得的資金已經超過 700 萬美元。而它也研發出更多的產品。

Arthur 發現用過的咖啡渣中,還保留了多達三分之一新鮮烘焙咖啡豆的香氣。於是,Bio-Bean 的化學工程師團隊就研發出了特殊的處理方法,將這些香氣變成天然的調味品。之後,這些調味品就可以再次被當成食物或飲料的添加物。由於它們是完全天然的,需要在食品中添加咖啡口味的廠商,也不用去購買化學品調出的添加物。

另外,Arthur 也看到在市面上有越來越多的新創開始「重用」咖啡渣來生產各種產品。例如,Ochis 就主打用咖啡渣製造的眼鏡框,Kaffee Form 則是研究用咖啡渣做咖啡杯。有很多的 3D 列印廠商甚至開始推廣用咖啡渣來做 3D 列印的材料。

這些創新的共同點就是它們需要大量經過處理的咖啡渣,但剛使用過的咖啡渣並不好處理。有鑑於此,Arthur 就運用 Bio-Bean 既有的回收系統和處理機制,提供有需要對的新創公司「品質良好」的咖啡渣,讓它們可以專注在生產它們的產品。

(同場加映:Arthur 幫新創公司處理咖啡渣,這家公司幫企業解決貨運問題!請看:她花了兩年半摹仿祖克柏及賈伯斯,最後決定「做自己」!這個霸氣正妹不走矽谷「膨風」路線,靠著「務實」,成為七萬家企業的貨運夥伴!

Arthur 認為隨著越來越多的人移居到城市裡,我們需要設計出更有效率的城市。這也是為什麼他當初會選修建築系。對他來說,回收並利用咖啡渣只是第一步,接下來他還要做更多相關的事。

2018 年,Arthur 創辦了一家名為 Skyroom 的公司。它用特殊的設計與技術在既有建築物上方的空置區域中建造房屋,為居住在城市中的勞工提供廉價但舒適的住宅。這看來和「回收咖啡渣」是完全不一樣的事,但對 Arthur 來說,這都是讓城市變得更有效率的方法而已,不同的只是這次他是「回收閒置空間」而已。

分類
未分類

好文分享|工作壓力讓你喘不過氣?來去露營吧!他把共享空間從室內推向戶外,打造出估值三億美金的「戶外Airbnb」!

好文分享|工作壓力讓你喘不過氣?來去露營吧!他把共享空間從室內推向戶外,打造出估值三億美金的「戶外Airbnb」!

露營一直以來都是美國大受歡迎的戶外活動,有700多萬家庭每年至少露營一次;而近幾年露營風氣在台灣也相當盛行,許多人買齊裝備就為了暫時逃脫都市牢籠,尋得一片僻靜之地重新充電,每逢假期許多熱門營區一位難求。

「HipCamp」是美國一間新創平台,走類似Airbnb的商業模式,媒合有閒置空地的地主及尋求休閒空間的露營客,提供樹屋、海灘、葡萄園等不同類型的露營點。在疫情尚未平息的2021年初,HipCamp仍能募得5千7百萬美金資金、獲得3億美金的估值,創辦人Alyssa Ravasio有什麼獨到之處?

創新點:不斷化危機為轉機,尋找閒置空地說服地主解決露營需求,創造永續商業模式。

本文四大重點:

1. 預訂營區比搶五月天門票還難,入寶山卻空手歸激起創業靈感。

2. 學寫程式讓網站順利上線,雖遭遇危機卻迫使他找出獲利模式。

3. 別急著找出「解答」,先研究有沒有問對「問題」!

4. 疫情衝擊意外促使地主轉型,再度印證「危機就是轉機」。

1. 預訂營區比搶五月天門票還難,入寶山卻空手歸激起創業靈感

HipCamp的創辦人Alyssa Ravasio從小就愛泡在戶外,上山爬樹抓蛇、下海游泳都是家常便飯。和家人朋友一起外出露營、親近大自然是他最期待的事。

少年時期,Alyssa看了許多探討環境、科技與社會議題的紀錄片,再加上成長於科技發展快速的時代,讓他深刻體會科技如何影響人類社會文化。

大學就讀UCLA,因為Alyssa對既有科系都沒有興趣,於是利用UCLA彈性的修課制度創建了一門稱為「數位民主 (digital democracy)」的主修,致力於尋找如何正確發揮科技影響力,推動文化制度的進步。

圖片來源 / Forbes

2011年畢業後,Alyssa曾到國務院實習,接著先後加入兩間新創公司。雖然他從中學習到許多創業所需的技能與經驗,但快速的節奏也讓他承受過大壓力,導致賀爾蒙失調、長帶狀皰疹,無法繼續工作。

離職之後,Alyssa決定趁著空檔讓自己好好休養,他想起小時候最愛的露營,便著手規畫行程。

雖然這不是他第一次露營,卻是第一次自己安排,這才發現原來預訂營區的網站四散各方、資訊零碎;有限的營區總是一位難求:想訂到加州著名的優勝美地露營區,往往必須在凌晨盯著網站不斷重新整理,就像熱門演唱會門票一樣搶手。

經過一番努力,Alyssa好不容易訂到加州著名景點「Big Sur」的露營區,當他紮好帳篷後四處走走,到了海邊發現當地很多人在衝浪,才發現原來Big Sur竟是個衝浪勝地!但熱愛衝浪的他卻沒帶到泳衣和衝浪板,出發前以為做好萬全準備,沒想到還是錯過最精采的部分。

「如果能早知道就好了!」,雖然抱著遺憾,Alyssa開車回家的路上卻想著:「若有網站可以整合所有露營區的預訂資訊,再加上一些內行人才知道的細節,露營的體驗就不會再留下遺憾了!」

由於父母幫他付清大學學費,Alyssa沒什麼的經濟負擔,而且老家就在舊金山,就算創業失敗把工作存下的錢花光,大不了就搬回家和父母同住。抱著這樣的心態,他決定放手一搏。

2. 學寫程式讓網站順利上線,雖遭遇危機卻迫使他找出獲利模式

有了靈感,Alyssa馬上報名參加灣區的程式培訓營「Dev Bootcamp」,學習如何架設網站。結訓後,他開始把加州各大露營區的基本資料、預定流程整合起來,放上網頁提供一站式的查詢。

另一方面,Alyssa也找來好朋友幫忙到各大營區拍照,避免久久才更新的官方網站產生「圖文不符」的落差,再為圖片加上誘人的簡短文案,讓原本不露營的人也想嘗試接觸大自然。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各露營區「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的特色資訊,Alyssa從大量的遊記中整理出一些必備知識,像是:「蚊蟲多,最好準備防蚊液」、「附近山頭可以看到日出美景」、「稀有生物出沒,建議攜帶望遠鏡」等實用建議。

圖片來源 / Today

2013年上線的初版HipCamp看起來就像一本「露營指南」,完備的資訊一目瞭然,自然很快就獲得露營客的大力推薦,帶來許多有機流量。2014年參加創業競賽,評審也看好他們的潛力,獲得2百萬美金的種子基金。

不過,使用者雖然可以在HipCamp上瀏覽所有公有營地的資訊,但想預訂還是得要連到各自的官方網站,HipCamp只靠少量贊助維持營運,處於「做功德」的階段。

到了2015年,HipCamp越來越熱門,也吸引到公有營地主管機關注意,認為他們有營利的疑慮,禁止他們取用、連結任何官方網站的圖片與資料,大大影響了HipCamp的營運,迫使Alyssa必須想辦法突圍,否則他的創業之旅即將在短短兩年就畫下句點。

3. 別急著找出「解答」,先研究有沒有問對「問題」!

雖然HipCamp提供的整合資訊提供很大的方便性,但其實對露營客來說,最大的困擾還是場地不足:熱門露營區往往都得排上幾個月才有位子。就算排到了,現場也是人滿為患,大幅降低了休閒品質。

把創業要解決的問題重新定義為「如何解決供應短缺」之後,Alyssa把焦點轉移到佔美國60%面積的私人土地上。他想:如果能媒合露營客和地主,不但可以讓露營客有更好的休閒品質,也能讓地主獲得額外收入維持環境。

圖片來源 / Today

但問題來了,要如何說服地主平白無故開放空間讓人露營?農場、牧場這類適合露營的地方,地主每天光是整理雜務就忙不過來,根本沒時間坐著滑手機、管理預訂。但換個角度想,這些難以接觸的族群也是一般企業容易忽略的目標。

即便如此,Alyssa仍然找到一個切入的「破口」:在美國,願意到鄉下從事農牧業的年輕人有增加的趨勢,而這些年輕人習慣透過IG分享生活,就成了Alyssa積極拉攏的目標,先後談了幾間由新世代主導的農牧場,獲得不錯的反應。

2015年,HipCamp發布「土地共享」計劃,由主打有機農法的奧茲農場(Oz Farm)作為先鋒。上架之後,一天之內陸續收到上百位農場、牧場和葡萄園主申請,也想要將自己的私有地開放露營。

解決來源問題之後,HipCamp也藉由收取10%手續費找到自己獲利的模式,開始將規模擴張到德州、佛州等其他地區。原先一場瀕臨倒閉的危機,反而成為HipCamp成長的轉機,意外逼Alyssa跳脫原來的框架,思考新的出路解決真正的問題。

4. 疫情衝擊意外促使地主轉型,再度印證「危機就是轉機」

HipCamp的成功主要回應了兩股趨勢:都市化帶來大量人口集中在城市,城市生活的壓力和快速節奏讓人們渴望一個可以跳脫現有生活好好放鬆的生活空間。此外,社交媒體也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當你看到朋友在戶外的風景美照,一定也想找個週末接近大自然。

去(2020)年COVID-19爆發前,從事戶外旅遊的人數就有增加的趨勢。疫情爆發後,為了避免群聚感染,更多人選擇在人口較為稀疏的郊區尋找棲身之地。

不過,城市裡的餐館也因此大量關閉,連帶影響了原先供應食材的農場和牧場,他們的產品無人問津,收入銳減。許多地主為了生計,甚至開始考慮接受土地開發商低價收購的要求。

圖片來源 / Marin Magazine

Alyse Hickman是北卡州一間家族共有葡萄園的經營者,過往主要靠現場銷售自釀的葡萄酒和出租婚禮場地作為主要收入。疫情後所有活動終止,收入也中斷,藉著HipCamp的平台,把葡萄園劃出幾個區塊以一晚50美元的價格出租,暫時度過財務危機。

許多受疫情影響閒下來的農場、牧場主人紛紛加入HipCamp的平台,在全美已有超過30萬個私人露營區。HipCamp更進一步積極輔導地主以「品牌經營」的思維尋找自己的「亮點」:除了常見的野餐、騎馬、瑜珈和生態導覽之外,還加入「自然事件」作為主打:「完整觀賞日全蝕」、「流星雨第一排」、「蝴蝶大遷徙路線」等等。

2021年此時,加入HipCamp平台的地主平均比去年同期增加三倍收入,HiCamp也將業務擴展到全美各大洲,甚至併購了澳洲提供類似服務的「Youcamp」,加拿大也將成為下一個目標。

然而,許多新創的商業模式不免會面對政府監管的挑戰,如Airbnb與飯店業者、Uber與計程車之間對消費者可能的風險、稅務公平等法規不斷的辯論,最終達成妥協的平衡點。

而HipCamp也早有準備,除了嚴格要求地主要自行做功課,營區必須符合當地法規,同時也雇用曾任職Airbnb、負責研究政策法規的Mason Smith擔任政府與社群關係主管。

期待未來,Alyssa能實現年少時的理想,擴大HipCamp的影響力,讓消費者、環境、地主共贏的商業模式得以永續經營。